扫二维码下载的草莓视频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宋启明显然还没有从这样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因为夏若飞寥寥数语,颠覆的是他几十年树立起来的世界观,他对这个世界所有的认知,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被改变了。

即便不是全面崩塌,至少也已经是被证明并不全面。

而且还是他的亲身经历。

半晌,宋启明才抬头问道:“若飞,也是修……修炼者的一员对吧?那么的修为?”

“金丹初期!”夏若飞并没有隐瞒的打算,“实际上现在修炼环境并不好,整个修炼界都处于十分低迷的状态,金丹期的修士就算是比较厉害的了,更往上的元婴期甚至是元神期,基本上已经有两三百年都没有出现在修炼界了。”

夏若飞为了便于宋启明理解,又进一步解释道:“宋叔叔您如果没有这次的机缘,就是炼气1层的修为,这次的灵茶让连续突破,如今您已经是炼气3层,而且随时可能突破到炼气4层。而整个炼气期被划分为9个阶段,分别是炼气1层到炼气9层,突破炼气9层的瓶颈之后,下一个大境界就是金丹期。不过即便是突破了瓶颈,想要达到金丹初期,还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的时间因人而异,有的短短几个月,有的好几年都无法完成。”

这样一解释,宋启明算是对修炼境界有了一个比较大致的了解。

他微微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道:“对了,刚才说现在修炼环境不好,为什么?”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这个谁也不知道,在修炼界都是个未解之谜。不过客观现实就是修炼环境一直都在恶化,这种恶化从大约三百年前就开始了,是一个非常漫长但是持续不断的过程。就拿现在来说,宋叔叔您大概也能感受到,空气中游离的灵气是十分驳杂而且狂暴的,根本无法被修士吸收,所以每一天中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无法修炼的,只有子时和卯时这两个时辰,灵气会稍微稳定一些,勉强可以让修士修炼。环境已经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连正常的修炼都无法保证,那修炼界的整体实力可想而知了。”

夏若飞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野茶,然后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要求您修炼的时候,要使用我给您的那块晶石。那东西在修炼界也算是比较珍贵的了,它被称为灵晶,内部蕴含了大量浓缩的灵气,可供修士随时吸收修炼,正是因为有了灵晶,所以您才可以在任何时候修炼我之前说的‘养气之法’,实际上您吸收的都是灵晶内部的灵气,而环境中的灵气,除了子时和卯时,其他时间段根本都无法被吸收。如果修士强行吸收的话,还可能引发各种状况,最坏的情况就是狂暴的灵气被吸收到体内之后无法控制,最终爆体而亡。”

书房里的清纯美丽少女图片安静纯美

夏若飞也是考虑到宋启明对修炼完全不了解,担心他不知道轻重,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去尝试着吸收空气中游离的狂暴驳杂灵气,导致发生严重后果,所以才特意指出了这一点。

宋启明闻言恍然大悟,也有些后怕地说道:“还好我一直都对的嘱咐不折不扣地执行……”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

其实即便是宋启明之前试着去吸收空气中游离的灵气,也不太可能会造成太严重的后果,因为他当时的修为实在是太低了,而且空气中的狂暴灵气也不是那么好吸收的。

不过现在宋启明的修为提升了,那么吸收空气中的灵气产生的风险也自然就加大了,所以夏若飞干脆也就不挑明。

接着,宋启明又说道:“若飞,这灵晶既然那么珍贵,给我用岂不是浪费了吗?我年龄这么大了,就算是修炼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大的成就,应该留着自己用啊!”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宋叔叔,灵晶在修炼界珍贵,也是相对的啊!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一枚灵晶确实是相当的珍贵,但我手头灵晶还是不少的,甚至比灵晶更高一等的元晶我都有不少,只要您吸收得了,完全敞开了供应您都没问题的!”

他顿了顿之后继续说道:“况且说到年龄……您今年应该还不到60吧?”

“嗯!”宋启明点头说道,“不过这个年龄开始修炼,应该是有些晚了吧?”

夏若飞哈哈一笑说道:“那也分人的,如果一个散修或者小宗门的修士,年近六旬才开始修炼,那肯定是晚了。不过您就不一样了,首先您经过那次意外之后,也算是因祸得福,修炼天赋相当不错,也就是说后劲会比较足;其次修炼其实最看重的除了天赋之外,就是资源了。在资源方面,有我的全力支持,您这个年龄开始修炼完全不晚!我身边有位修士,如今已经年近九旬了,他的修为也依然停留在炼气期呢!”

“这么大年纪还在修炼?”宋启明惊讶地叫道。

“也还好吧!”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修士的寿命都比普通人长,炼气期高阶修士活到一百五六很正常,八十多岁只是相当于中年啊!如果突破到金丹期,寿命更是至少能达到三百岁左右,那相对来说,八十多岁就更年轻了!”

宋启明震惊地说道:“三百岁!”

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认知了,因为在世俗界,百岁老人就已经是相当长寿的了,完全可以当做“人瑞”了,金丹期修士如果能达到三百岁寿命的话,那一百岁岂不是就相当于普通人的三十出头?

夏若飞微笑着点点头,说道:“这只是保守估计,因为随着修为的提升,寿命还会更长!所以修炼界人人都在拼命提升修为啊!对于长生的向往,也是这些修士发奋努力修炼的重要源动力呢!”

宋启明点了点头,他非常理解夏若飞的这番话。

因为就连他听了之后,都忍不住怦然心动——在生活质量不下降的情况下,谁不愿意活得越长越好?

夏若飞接着说道:“还是说到修炼资源的问题,一些资源很少的散修,他们即便是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修炼,但是到了您这个年龄,也许修为也就炼气3层4层的样子。而您因为有了灵晶,以及这次的灵茶,轻轻松松的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达到了他们几十年才能达到的高度,而且将来的发展空间还比他们高得多!所以,您的年龄绝对不是问题的,这一点您放心!”

宋启明露出了震撼之色。

夏若飞的语气虽然平淡,但他也能感受到修炼界生存法则的残酷,一些底层的修士花费几十年工夫,也才能达到他这样的修为,而他真的就是像夏若飞所说,是轻轻松松就达到了的。

在今天之前,宋启明都是将夏若飞传授给他的功法当做“养气之法”来修炼的,说白了就是当做一个养生的方法,每天抽出一点儿时间练一练,甚至有时工作比较忙,还不一定能坚持每天一练。

然后就是这次,夏若飞带来的“灵茶”了,他喝了一杯茶,进入了那玄妙的状态,前后也就二三十分钟,就达到现在这样的修为了。

真的就更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啊!

宋启明一下子就感受到了修炼资源带来的巨大差距。

同时他也意识到,即便是在修炼界,夏若飞拥有的这些修炼资源,恐怕也是绝大部分修士都不能及的。

“我明白了……”宋启明点了点头,接着感慨道,“若飞,这相当于是为我推开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啊!”

夏若飞含笑道:“也是机缘巧合吧!上次的意外,算是因祸得福了。如果您的体质无法修炼,我就算是再想帮也做不到的……”

宋启明一下子想起了他第一次练习“养气之法”并且感受到明显的效果之后,他似乎还问过夏若飞,能不能将这功法传授给他的夫人方莉芸。

宋启明记得当时夏若飞就说即便是传授了,方莉芸也很难真正学会。

当时他出于对夏若飞的绝对信任,也就没有再想这件事情了,而且也并没有教方莉芸修炼。

现在回头想想,他就一下子都明白了——说到底还是修炼天赋的问题,看来方莉芸的体质并不适合修炼。

想到这,宋启明也不禁一阵黯然。

他和方莉芸已经是二三十年的夫妻了,两人感情一直都非常好。

而如果他踏上修炼的道路,而方莉芸却无法修炼,那将来注定有一天,方莉芸会先他而去了——他刚才可是听夏若飞说了,炼气期修士的寿命都能达到一百五十岁左右,而方莉芸一个普通人,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活得了那么久的。

夏若飞似乎也看出宋启明心中的想法,他微微一笑,说道:“宋叔叔,方阿姨那边您也无需想太多……她现在的体质确实是不太合适修炼,但将来也许还会有更多的机缘,改变体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何况就算是她一直无法修炼,我也有把握让她尽可能的长寿,至少一百多岁是没问题的!要知道,修炼界很多灵药,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就是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了!比如说刚刚您喝的茶,普通人服用之后也能延年益寿,我刚才已经让薇薇和清雪给方阿姨送过去了。”

宋启明闻言,顿时露出了感激之色,诚恳地说道:“若飞,真是有心了……”

因为夏若飞刚才那番话提到了宋薇和凌清雪,宋启明回过味来了——刚才宋薇和凌清雪那有些奇怪的表情,现在似乎都有了解释,而且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宋启明睁大了眼睛,望着夏若飞问道:“若飞,薇薇是不是……”

“是的!”夏若飞没等宋启明说完,就直接点头说道,“不但薇薇是修炼者,我的女友清雪她也同样是修炼者,她们修炼的功法也都是我传授的!”

宋启明顿时有一种老怀甚慰的感觉——刚刚得知自己的老妻方莉芸无法修炼,他的情绪还多少有些低沉,马上又知道女儿已经和他一样是一名修士了,这就意味着宋薇也能获得至少一百五十年的寿命,这甚至比他自己以及方莉芸能够长命百岁还要让他欣慰。

这就是发自内心的舔犊之情了。

宋启明感慨地说道:“若飞,我们这一家能够和认识,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接着,宋启明又问道:“对了,那薇薇的修为……”

夏若飞看了宋启明一眼,微微一笑说道:“她已经达到炼气5层了,而且也触摸到了瓶颈,突破炼气6层指日可待!”

宋启明不禁神色一滞,然后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说道:“这么说,我这个当老子的,还被女儿给比下去了?哈哈!不过这没什么,长江后浪推前浪嘛!薇薇的实力越强,我越开心呢!”

夏若飞笑着安慰道:“其实差距并不大,您努努力还是有可能反超她的……”

这可就真的只是安慰了,因为现实情况下,宋启明基本上很难超越宋薇的修炼进度。

本身宋启明的修为就比宋薇低,而他年龄又偏大,两人修炼天赋差不多的情况下,就看修炼资源和功法了。

资源这一块夏若飞都能敞开提供,而功法上看,《若虚心经》比起《霓裳心经》来,还是差了一筹的。

所以,两人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除非宋启明将来有其他更大的机缘。

不过遇到夏若飞,估计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机缘了,将来还有更大的机缘的可能性,无限趋近于零。

经过一番长谈,宋启明渐渐地从震惊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同时也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个特殊的修炼者群体的事实——他自己都成为这个群体的一员了,哪里由得他不相信呢?

情绪渐渐恢复平稳的宋启明,也开始思索更多的问题。

他低头沉吟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望着夏若飞,问道:“若飞,我想知道……修炼界的存在,会对我们现在的社会秩序造成冲击吗?修士有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超级武力,如果这些人危害社会,恐怕很难控制吧?”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