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更加懂你app老司机

那一战名门正派只是把倒霉建立在山脚下的魔教给收拾了,至于正主,连鬼影都没见着。

白木崖建立在一片奇林怪壁的雪山峻岭之中,连任你们行回白木崖都经常走错地方,不对,应该说任你们行上了哪座山崖哪座山崖就叫白木崖,压根没有真正的日月神教的门派驻地,那些家伙能找到才见鬼!

江湖中人除了那些大佬巨头,鬼知道鼎鼎大名的日月神教其实人丁稀薄,一共也就一个教主和三个护法,也就是任你们行和三个捡回来孩子,包括眉千笑……要在群山峻岭中找这么几个人,和大海捞针是差不多的傻帽事。

那些大佬们也知道,于是就以“对方很厉害实力差的你们在山下自由活动就好了”让弟子和朝廷派来的支援在山脚下铲除一些凑热闹的魔教,他们自己组了队上群山中要债。

没错,是要债。

他们自己知道这是个什么事,日月神教其实就是任你们行建立起来玩儿的,魔什么教啊,废教还差不多。再说,让他们上来铲除人家任你们行,分分钟让任你们行给铲了还差不多。

不过这次难得难借圣上大怒的契机大家组团上去找那个王八蛋讨债,声势浩大总能讨回点钱吧!

于是白木崖迎来了历史上最浩浩荡荡的一次讨债行动,各派掌门摇旗呐喊高举横幅,上面写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什么的。

凭着声势浩大总能讨回点钱?会这么想,说明他们还是图样图森破。

眉千笑的师父那是打死不出,躲在某座连自己都认不出是哪座的峻岭山洞中,听着四处用内力吼出的讨债声簌簌发抖。要来寻仇打架任你们行就没怕过,但是来讨债那就只能装咸鱼了。他担心被找到这个山洞,还故意用雪埋住洞口做伪装,坚决打死不出,连屎尿都憋了好几天不敢出去撒,生怕人家没走只是埋伏在外面。

那次围攻白木崖事件搞了七天七夜,最后以债主找不到债权人落幕了。

但是这次事件天下的人都在关注着,就连天皇老子也在关注着,这批名门正派的大佬们总不能直说自己无功而返,别说铲除日月神教,连一文钱都没讨回来吧?于是每个人都支支吾吾说他们在上面碰到了敌人,大战好几天,简直就是天昏地暗险象环生……

极致大眼萝莉美女出游照

任你们行?好像死了吧!尸体都被剁成肉酱了!这种时候诅咒他去死对于各派掌门来说都已经是本能反应了。

三大护法?就算没死于乱阵之中也被打跑了,没办法,情况太乱了,哪还理得清谁死谁没死。

总之日月神教被打败了,就算还有余孽也不出五人(总共才四人),以后都折腾不了什么坏事了。

最后这事就这么被狠狠记载如历史中,名门正派和朝廷打联合,将最大的魔教歼灭,大快人心……

也就是在那一次后,眉千笑的师父病了,病得很重,每天都咳嗽得奄奄一息,捂着手咳完亮出手掌上的唾沫星子说这是血。眉千笑确诊他师傅确实是病了,肯定是眼疾,白内障什么的吧。

“我不行了,千笑,咳咳咳……你大师兄性子刚烈,你小师妹年纪尚小武功也不行,我们日月神教只能看你了……”人你们行终于逮着一次机会,朝眉千笑道。

“师傅,你如果归西了,这种闹着玩的帮派就关了吧,别心心念念了。”眉千笑如是说道。

“孽畜!好歹也经营了二十多年,你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师傅,我们连帮派的驻地都没确定在哪座峰上,每次回山都像换了一处新家似得,哪建立得起感情啊……再说,日月神教的名声被师傅您玩得比狗屎还臭,还是关了吧。要是你还想玩,要不删了这个档另外建个号?这次直接叫‘明教’好不好,不要玩那么婉转的起名方式,您这种粗人不合适。”

“孽畜!吃老子一记王八拳!”任你们行跳起来一顿老拳把眉千笑打得糊在墙上,这才又躺会地上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总而言之,我已经不行了,今后,掌门一位我交托于你,望你以后能好自为之。”

眉千笑从被自己撞得开裂的洞壁爬下来,随便舒展一下肩膀就当没事了。这么一点攻击对于他来说连抓痒都不如,不过不配合师傅玩一下这种被揍飞的游戏他又不得安生,没办法。

“我不当!你让大师兄当,你这破教就是个坑,我才不当坑主!”

你大师兄要是愿意当掌门老子还用找你!说起这事我差点给你大师兄打断两条肋骨,那个王八羔子!任你们行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万万不能说出来让眉千笑知道,不然这货也要跑。

“呵呵,所以说,年轻人眼光还是太狭隘了……”任你们行六十好几了,头发依然乌黑,留着一点山羊胡,看起来像个四十多的猥琐大叔,他在床上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你以为为师经营二十余载的日月神教一点家底都没有的吗?你当上了掌门,就等于继承了日月神教的所有财产啊,傻小子!”

“啊!没想到我们连像样一点的屋子都建不起来,居然还有财产!”

眉千笑愣了一愣才反应够来,双眼发出阴暗潮湿的亮光。阴暗潮湿是因为这山洞的缘故,正常来说眼睛是不会发出这么奇怪的光芒。

“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都可以给你,去找出来吧,我把所有财宝都放在后面的山洞内,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在那里面!”

眉千笑没等他师傅海贼王一般的宣言说完就冲进山洞的后半段,他在漆黑一片的山洞内依然能正常视物,寻来寻去,还真被他寻得一个看起来颇有年代感的檀木大箱子。

“师傅真是的,装财宝的箱子也不加把锁……如果我上任了,第一件事就是买把最高级的玄金密码锁,决不能被被人偷了我的财宝……”

眉千笑打开木箱,里面放着满满的白花花的钞票!天啊!曾经他梦想用钱当垫子用钱当被子睡一个充满金钱的**气息觉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

为了这些钞票当一个坑主,啊呸,当一个教主值得啊!

但是他的兴奋只持续到他拿起钞票看看上面有多少个零为止……一二三……八千两,啧啧啧,他这辈子连一百两都没摸过,这随便拿起来一张就八千两。啧,钱这玩意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懂得欺善怕恶,以后我会凶恶一点地花光你们,看你们还敢不敢小看老子!

再看看,上面还写着好多字,“欠少林寺澄灯方丈,以及十八金身罗汉、xx首座……一共八千两。”

呜哇……少林派不愧是天下三大派之首,真他喵有钱,随便就借个八千两出来啊!

再看欠债落款人:日月神教教主。

………

一阵短暂的寂静之后。

去你喵的家底!去你喵的财宝!去你喵的魔教教主!这不一整箱欠条吗!而且落款人还签日月神教教主呢,你这是想日月神教就此长眠吧!

任你们行你个老不死给老子滚出来,今天弟子就要为天下苍生大义灭亲!

眉千笑跑出外洞的时候,哪还有任你们行的踪影,他连忙冲到山洞外,正巧听见他师傅在空中传来的银荡笑声:“啊哈哈哈!正巧借这次事件老子假装自己死在白木崖上,再把教主传给千笑,来个漂亮‘金蝉脱壳’……所有债物都不关我事啦,好棒!老子现在就去把传位一事公之于众,眉千笑你从此刻开始就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啦!”

妈的智障。

眉千笑随手从那木箱中掏出来的一个小玉玺放在手上把玩……任何帮派想要发布正式文件,都必须有帮派信物的印记,也就是相当于公章一样的玩意,才算有效。不然谁会理你说的傻话啊,一切以信物为准啊!别看日月神教只是他师傅随便建来玩的,帮派信物什么的必须有的,不然谁能给他在欠条上写日月神教教主啊。

没有这玩意,他去和谁说要传位都没有用。

不过……帮派信物这东西,貌似落在谁手中谁就是帮主了……

嘶……眉千笑打了个冷颤,就算他现在就算符合所有条件,他也不当这坑爹的教主!

教主是吧?老子马上退休!日月神教教主什么的,谁要当谁当,没人当倒闭拉倒!

还是他喵的大师兄聪明啊,从来就不相信师傅的任何话,只怪自己还是太年轻。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