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全集百度云在线观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心里琢磨过要去拜一拜的原因,孙立恩今天的值班工作相当波澜不惊。大概是因为门诊已经上班了,不少病情可控的患者会选择去挂个门诊,而不是收费更高的急诊来看病。

晚饭时间,孙立恩一边在治疗组的小会议室里看着病例,一边扒拉着从食堂买回来的盒饭。今天送来急诊的病人真的不多,最危险的一个脑梗和一个车祸伤还不是自己的治疗组接的。

无聊万岁,平淡无奇的日常工作万岁!孙立恩在内心深处小小的高呼着。虽说急诊这地方遇到各式各样的危急重症都算正常,但毕竟自己之前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点。罕见病不说,还乙类甲类传染病各来一次。这种运气,简直堪比那位在小学留级了二十多年的死神小学生。

扒拉完了装在一次性饭盒里的晚饭,孙立恩从自己的桌子上抽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拎着塑料饭盒往外走去——如果把饭盒扔在房间里的垃圾桶里,那味道会一直在小会议室里萦绕不散。刚吃完饭闻不出来,但是等在外面忙了一阵之后再回来,这个味道就会显得实在是有些太过明显以及让人难以忍受。所以大家在小会议室里吃完了饭,都会很自觉地把饭盒扔出去。

拎着饭盒一溜烟走到了急诊大厅外面,孙立恩绕过了湿漉漉的地面上的几摊积水,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位于救护车通道旁的垃圾桶,把垃圾往里面一扔,准备转身离开。

然后他的脸就黑了起来。

“爸,再……再坚持一下!”一个声音听起来带着明显年轻稚气的男声在孙立恩背后响了起来,同时还带着严重的气喘,听上去简直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甚至快断气了似的。

身为一个“人”,在听见了这种声音后当然也要回头看看情况,孙立恩回头一看,差点被自己眼前的景象吓死。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脸色通红的往前走着,脚步踉踉跄跄,嘴角不自觉的向下撇着,露在空气里的脖子青筋怒张,仿佛每一步都用尽了全力。

他的后背上趴着一个中年人,脑袋低垂,面色苍白。不时发出着痛苦的呻吟声。孙立恩甚至看到了他张嘴吐在自己儿子肩膀上的污物。

等孙立恩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一把扛起了这个中年人,并且一手拽着快要倒在地上的小男孩就往抢救大厅跑。他甚至不需要状态栏,就能大概猜到正趴在自己后背上呕吐的中年人到底有什么毛病。

“推床过来!”孙立恩终于扛着人跑到了抢救大厅,这个中年人不算太重,但六七十公斤的体重肯定是有了。作为成年人,孙立恩背他都有些费劲,更何况一个12岁的小男孩?要不是自己出去扔垃圾正好遇见了,鬼知道这小男孩会不会在把人送到医院之前,就先把自己累翻。

邻家姐姐初长成

抢救大厅里的护士们迅速推了抢救床过来,孙立恩看着她们手脚利索的把人从自己背上卸了下来,并且迅速往抢救室里推,张嘴补充了一句,“给他做个腹部B超,查血常规,有必要的话上止痛!”

“医生,我爸……他怎么了?”十二岁的小朋友恢复起来还是挺快的,至少在孙立恩扯着他走的这几步里,他就已经喘匀了气,并且可以提问了。

“你先别着急。”孙立恩叹了口气脱掉了身上沾染着呕吐物的白大褂,顺便看了一眼上面的呕吐物。是散发着浓重酒臭的胃容物,没有黑色或者暗红色的东西混在里面。“你妈妈在什么地方?”

小男孩脸上的表情迅速从担心变成了尴尬,“那个……我……我没有妈妈。”

孙立恩挑了挑眉毛,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个方式问道,“那你家里还有其他的大人么?爷爷奶奶,或者叔叔阿姨?”

小男孩努力想了想,“我有个伯伯在宁远……”

有成年人亲属就好,孙立恩松了口气,“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你有手机吧?”他看着小男孩问道,“要是没有,你有没有他的电话?我可以帮你联系他。”

“我爸身上应该有手机。”小男孩指了指抢救室关闭了的电磁门,“我能进去取么?”

一般情况下,家属是不应该进抢救室的。不过事情也有例外,比如现在这样。

孙立恩带着小男孩往抢救室走去,路过分诊台的时候,他还问分诊台的护士姐姐们要了些纸巾,把小男孩身上的污物擦了擦。

“医生……我爸是什么病啊?”小男孩第二次提出了问题,“他平时身体很好的,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现在还需要做些检查来确定,不过我初步认为他得的应该是急性胰腺炎。”孙立恩带着小男孩走进了抢救室,看着他从病人裤子口袋里摸出了电话后问道,“你爸平常经常这么喝酒?”

“他平时不喝酒。”小男孩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他说单位有事情要出去,等下午回家的时候就一身酒气。回家躺了一会之后他突然吐了一地,然后捂着肚子喊疼……”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处于如此无助和痛苦的状态下,小男孩的神情显得有些慌张无助。

孙立恩示意让小男孩打电话叫自己的伯伯过来,然后对一旁的护士下达了医嘱,“上个心电图看看有没有心梗,抽血查血淀粉酶和血糖——B超机呢?赶紧推过来。”

袁平安也走了过来,看着孙立恩站在床边询问的样子问道,“这是你收的病人?”

“不是我收的,是我背进来的。”孙立恩摊了摊手,“我感觉像是急性胰腺炎,不过还没来得及做检查。”

“那就做嘛,挂号了没有?”袁平安从一旁的推车上拿出手套戴好,掀开了床上病人的肚子,用手指按压了一下对方的腹部,“软的,没有腹肌紧张。”他又用口袋里的小手电筒在患者眼睛上晃了晃,“对光反应好的,两侧瞳孔等大。”这是顺带排除了一下常见的脑部问题。

“没挂号,是这个小伙子把他爹扛过来的。”孙立恩指了指自己身旁这个身高大约一米四的小男孩,“小伙子力气还挺大。”

袁平安看着躺在床上呻吟的患者,思考了片刻后问道,“这人喝了多少酒啊?”

“不知道,不过时间上看至少已经喝完了大概两三个小时了。”孙立恩看着影像科医生推来了B超,并且开始检查起了患者的腹部情况。“你觉得有蹊跷?”

“不好说。四肢冰冷是肯定的,不过腹部和脐周没有青紫痕迹,还不好说是不是重症。”袁平安想了想,“等检查结果出来看一看吧,要是血糖高或者血钙下降的厉害,那就得赶紧转手术室了。”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