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香蕉视频在线下载

这里意大利之行,马西园不但要充当记者、编辑,还要当联络员、领队等,负责辽足一切“外交”事情。

在辽足,马西园听李**的,李**又听欧楚良的,虽然马西园不知道欧楚良和李**这层关系,但既然李**“建议”他有什么其它问题最好和熟悉当地的欧楚良通通气,马西园自然如此照做。

虽然马西园本人没把欧楚良当回事,他也不觉得辽足引援这件事欧楚良能提出什么实质性的建议。

这段期间,米兰在主场1比0小胜恩波利。不知是因为给“面子”,还是球迷们要求,反正米兰是彻底用“上瘾”了。

欧楚良脚踝还未好得彻底,但扎切罗尼依旧派他首发出场。这说明什么?说明欧楚良已经彻底坐稳了米兰首发位置。除非他自己开口,否则扎切罗尼是不会再把他按在替补席上的。

虽然活动不如往常那么灵敏,但恩波利实力低微,米兰又是在主场作战。90分钟下来有惊无险,欧楚良顺顺当当地完成了“任务”。

赛后《米兰体育报》撰文称:“欧真是一位‘敬业先生’!”

在以球员获得小胜后,听到马西园的这番话,欧楚良也明白了是什么意思,瞬间摆正了姿态。

辽足的战略目标和发展方向是欧楚良制定的,李**只是一个执行者。但是在很多问题上,李**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也不一定能把握好方向。对一个商人来讲,这里面的“诱惑”实在是太多太大了!

辽足来这里的首要目的是卖人的,之前的商业合作,造势,收取“对战费”这都是毛毛雨。如果辽足这次没有把一个队员卖给一个大客户,并且这个队员的确有这样实力的话,那么明年辽足的名字将会被其它那些甲a俱乐部所代替,并且“访欧”这件事只会成为那些中西资本的一个圈钱手段,失去了它最原始的意义。

意甲创立也有百十来年,无论是ac米兰还是桑普多利亚,他们访华不会给背后的意甲联赛带来任何问题,相反还会打响双方知名度,提升商业价值。

而中国足球不一样。

和你有做不完的事

职业化才四五年而已,每一个新的尝试都伴随着巨大的风险。稍一走错,一个原本好的政策或者好的想法会立刻成为致命的毒药,让这个四五岁的婴孩染上毒瘾。

关于这次辽足来意,初心就是来买卖球员,加强和米兰等俱乐部之间的联系,打响市场第一炮。

这一点就连李**都有些看不懂。

在他看来,辽足本可以借着这“第一次”,利用两国的信息不对等以及舆论把辽足包装起来? 来这里大捞一笔。然后在接下来几年或者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反复重复这件事,直到把辽足打造成一个商业帝国。

可那就偏离了欧楚良的初衷,也会带坏了其它国内“嗷嗷待哺”的球队。

当一个人没有实力需要包装来展现自己,并且以此展露在世人面前时,在它卸下妆,关掉美颜和滤镜? 剩下的只会是一个笑话和一场泡沫。

这一点? 在历史上已经重复过许多次了。

所以听到马西园的询问,欧楚良立刻严肃起来。

买卖球员,有卖? 就有买。

如今的辽足就像旧社会走家窜巷的一个货郎? 挑着挑子,来到陌生的城市找一块人流量多的地方,摆摊吆喝。

碰到有钱的买主? 就喊的大声一些? 把自己的好玩意捧得更高一些;碰到一些同样落魄的“穷人”? 也不用客气,花点钱把人家的“好玩意”收过来? 你解了燃眉之急? 我替你承担了风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过后涨赔自负。

辽足要想收人,自然得擦亮了双眼。

“那个人是什么来头?”欧楚良抿了一口咖啡,开口问道。

马西园只清楚欧楚良表面上的身份,但这足以。

对辽足来说,他们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不懂当地的规矩,有大概率看走眼被坑。这个时候找一个熟悉这里并且值得信任的老乡帮忙掌掌眼,是一个基本操作。

来辽足试训的都是买进的货,这事儿就连王红李和张饮都不敢轻易拍板。

“就昨天进球的那个。”马西园脱口说道,然后从包里拿出来一张a4纸,是那个球员自己填写的申请表。

“昨天那个?”欧楚良咂么咂么嘴,开始在脑子里回忆起来。

cisco罗马只是一支建队三十多年的小俱乐部,目前征战于意丙。有传言说它这赛季的目标是升乙,但话说回来,哪家球队不想升级?

辽足如今展露出来的实力已经和一支意乙中上游球队差不多,所以哪怕大部分意大利人不愿意去中国踢球,但一些想到自己职业生涯、喜欢考虑长远的球员也会开始认真思考,加盟这样一支球队对自己有没有好处。

辽足已经把势造出来了,有钱,有实力,有球员,也有好教练。再加上《体育战报》描述的中国足球环境,让这些意大利球员蠢蠢欲动。既然甲a和比甲、土超水平等差不多,那么为什么不去东方淘金,领略一下东方特色呢?

在中国踢个两三年,展现自己后再回来,就像那些涌入中国的南斯拉夫教练一样,有何不可?

更何况对一些滥竽充数的家伙来说,他们连踢了半年后暴露被辽足开除都不怕。直接在当地找个外语培训机构当外教,也同样可以赚个钵满盆满。

但滥竽充数的家伙张饮和王红李两人能看出来,今儿个被摆在欧楚良眼前的,却是两人看不准的家伙。

“1977年5月26日…22岁?”

和自己同岁,就比自己小二十多天,从年龄看上去还很年轻,还有一定的可塑性。这样的球员可以直接用,但除非意外,否则成长空间基本早已经被限制在一个高度。

“身高193cm,体重85kg,位置前锋…”

大块头?塔式中锋?不说别的,光是这两样数据在国内肯定受欢迎。想想看,一个球队有一个看上去就很猛的大块头,还没打气势就先起来了。

“94年开始踢职业联赛,效力过…意丙、乙、丙…噢,挺多的还!”

那些丙级球队的名字就连欧楚良也认不全,只能从后面的等级做一个简单的判断。94年开始踢球,到现在5年效力过4个俱乐部,转会频繁。是实力不济?还是小庙容不下大佛?既然已经效力过意乙,但在转会后没有去意甲而是又回到意丙,看样子应该属于前者。

“这赛季已经在意丙打入8球…”

现在联赛基本过半,对一个前锋来说这个进球数已经算得上合格,甚至是优秀了。就是不知道他是只有这赛季“运气好”,还是每个赛季都这样“突出”。

求职表上简单的数据让欧楚良分析不出来太多,他只能绞尽脑汁回忆昨天的比赛。

cisco罗马开场前打的很主动,但失去主动权也来的很快,基本上还不到半个点。整场比赛辽足获得破门机会很多,但因为个人原因,也只把握住四个。

总的来说,cisco罗马虽然有实力冲乙,但是在防守端做的并不是很好。

相反,他们队上有一个身披11号的大块头,屡屡给辽足禁区造成麻烦。如果不是哈吉经验丰富的话,说不定开场就让人家打进一个。

那个11号大块头就是这个人吗?

看到马西园肯定的眼神,欧楚良又扫了一眼名字:卢卡.托尼,出生于佛罗伦萨。

欧楚良思忖了几分钟,他想起了之前在海埂春训时的经历。

在海埂大门后的大路上,总会出现一个挂着经纪人名头、穿的人模狗样的家伙坐在手扶拖拉机的副驾驶,身后的车斗里装着混装的老外,有黑的,白的,棕的,红的等等。

这些人通常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要么来自某个盛产球星的国度,要么就是周边足球发达国家足球培训机构的“好苗子”。

“这个来自巴西,那个是喀麦隆的,还有这个,他来自罗马尼亚…”经纪人会想菜市场的商贩一样给甲a老总们介绍他们的货。

但这些东西根本无法考证,拿出来的复印件上的英文字母,还得工作人员一个个敲在电脑里,然后输入查询。

一开始有不少俱乐部上当。

在签约之后,那个“经纪人”瞬间溜得没影,留下来一个不会说中国话的老外。不但国籍对不上号,甚至连护照都没有,给他找个翻译都不知道找哪里的。不仅如此,有的从来没踢过足球,还有的在体检过后体内携带病菌,搞得海埂鸡飞狗跳。

三番两次后,中国人自然对主动找上门来的老外有了警惕心。

但现在欧楚良却不用在意这些。

不管这个叫托尼的家伙是不是水货,他最起码是根正苗红的意大利人,并且至少有过四年以上足球经验,是一名真正的足球运动员。

年龄上意大利人不像中国那样作假的严重,并且佛罗伦萨离米兰不远,稍微打听一下就能知道怎么回事。

所以对辽足和欧楚良来说,所考虑的无非就是俱乐部需不需要这个位置上的人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个人才,或者说他有没有成为人才的潜质。

“张教练和王教练怎么说?”欧楚良又问了一句。

马西园眼神一翻,回忆了一下后说道:“当时是这么回事。”

“比赛后这个托尼是主动来到咱们这边,张口就是一串洋文,然后是李金禹那小子站出来和他说了两句,就把他领到王红李面前。”

“然后他就通过李金禹翻译,询问球队收不收人。如果收的话可以随时准备行李,前往中国踢球。”

“虽然这家伙个子挺高的,但王教练说看他挺腼腆,不像是坏孩子,就给了他这个申请表,李金禹给他翻译给他写。”

“张教练当时就在一旁,背着手说如果不是没人给他传球的话,cisco罗马也不至于只进一个…”

听过之后欧楚良点点头,中国人喜欢看“面相”,讲究“第一眼缘”。虽然这东西有些玄,但最起码王红李和张饮都对他有个好印象。

不过欧楚良又从这些话中听到另一个问题。

“他是自己来的?不是通过俱乐部或者其他人和我们洽谈?”

听到这个马西园也愣了一下,随即也反应过来:“对对对,这家伙是自己来的。填完表回到队伍时好像还被批评了…”

“看来他在原球队过的不是很满意啊…”欧楚良咂么咂么嘴,既是球员又是上位者的他可以很容易切换两种不同的身份来思考问题。

“这个可不行。”欧楚良摇摇头道,“意大利法制建设还是很完善的,这种情况咱们绝不能通过!”

“告诉这个叫托尼的,他不是一个自由球员,就算俱乐部允许他来试训他也没有资格。想要转会必须通过他的经纪人,如果没有经纪人的话最起码他的俱乐部也需要派人过来洽谈,光他自己想来是不可能的。”

“马哥,你也和王教练张教练他们提个醒。球员主动想来咱们这是好事,但绝对不能背着对方俱乐部做这种事。无论合不合法,咱们初来乍到,不是打一枪就换个地方的那种,一定要和当地俱乐部和组织打好关系。”

“像这种比赛后球员私下来面试的,通知他要么请经纪人出来展示出合理的转会手续,要么问一下对方俱乐部是什么意思。别咱们这边觉得他要的不多,俱乐部那边狮子大开口,这样的亏可不能吃!”

“我知道了。”马西园点点头,一脸的严肃。

原本他以为上面让他询问欧楚良的意思是走个过场,但今天和欧楚良唠完后才后知后觉,人家可是有真本事真能耐啊!

张饮和王红李还在纠结这家伙是不是骗子,实力到底够不够,欧楚良却已经想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如果这个托尼真的是背着俱乐部来面试,那在他展露出足够的实力前,辽足是不会为了他和cisco罗马把关系闹僵的。

也就是说,托尼的问题不叫问题!除了自由球员可以直接来试训以外,像托尼这样“有家有业”的,必须材料齐全!

“马哥,还有一点事咱们得清楚。”

“您说您说。”不知不觉间,马西园用上了敬语。

“咱们辽足的问题是前场人才多,后场人才少。如果考虑到增强补弱,下赛季征战甲a的情况,球队买人也得买个活动范围在后半场的球员。”

“如果球队买人是为了培养成人才将来出售,那就得是另一个指标。比如年龄啊,技术,可塑性啊等等。”

“虽然这里的青训人才大多数都被大俱乐部把持着,但是像托尼这样的球员年龄还是大了一些。咱们收不到十三四的,最起码也得二十岁以下不是?除非他能拿出来像样的实力水平,否则的话将来就算出手,也赚不到几个钱,估计还要赔个差价。”

“原来是这样,受教了,受教了。”马西园连忙拿出笔,把欧楚良“交代”的记录在本上。

“也就是说,这个球员是为了卖还是为了踢比赛,咱们也得斟酌一下,得用两套标准对待,是不是?”马西园总结道。

“没错!”欧楚良点点头,又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马西园把欧楚良今天说的东西全部记下来后,满意地合上笔记本,心中对欧楚良的印象再上了一个台阶。

原本他只以为欧楚良是一个普通的足球运动员,是足协留洋的急先锋。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97年的时候只有欧楚良一个人敢出国,为什么人家欧楚良能用短短一年的时间以守门员这样特殊的身份加盟ac米兰这样的豪门。

成熟的心智到哪里都是必不可少的条件,欧楚良作为一个“老外”在米兰这个陌生的城市能得到这么多球迷的支持,根本不是什么巧合!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马西园长叹一声,“楚良,今晚听过你说这些我可真是茅塞顿开!之前纠结的那些真的太小儿科了,现在想想,根本不值一提!”

“我这就回去和两位教练商讨,争取早点把这两套指标初步定下来。”

“马哥不再坐一会儿?”看着匆忙起身的马西园,欧楚良也站起身。

“别别别,别介,别介。”马西园知道欧楚良喜欢在饭后自己找个小店坐一会儿,所以他伸出手拦着欧楚良不让他起身,“今天我结账,你就老老实实在这品咖啡,你肯出面给我们支招已经很感激了,等回国有空来马哥那里坐坐,马哥带你大…呃…大吃大喝,嗯,大吃大喝…”

说着马西园挎着包,掏出一张面额最大的钞票放在盘子里,转过身匆匆离去。

欧楚良撇了撇嘴,又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望着窗外消失在街角得出租车,心里也不禁感慨起来。

买卖买卖,有买就有卖。

现在已经开始有上门试训的老外,那这批辽小虎,又有哪个能被相中留下呢?

xiazaitxt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