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麻豆传媒

宋施杰眉头一皱,仔细看了过去,只见方川的手,白里透红,再正常不过,哪里有一点受伤的样子。

他不由大惊:“你……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方川笑了笑,踏步上前,一把抓住宋施杰的衣领,一把抓住裹尸木棍。

这木棍,本来对修真者,也有一点损伤的。

可是,方川本身的修为就不弱,加上他手上有护体真气,将裹尸木棍上的尸毒隔开。

所以,这裹尸木棍对他一点伤害都没有。

他淡淡一笑:“你说这木棍很厉害?要不,我让你试试?”

他说着,拿起木棍,对着宋施杰的脸上,就重重地抽了过去。

只一下,宋施杰的脸顿时变黑,同时,他发出一声惨叫,连忙捂着脸,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哪里想到,方川不但不受失魂铃的影响,而且也不受裹尸木棍的影响。

等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不过幸好,他们这些南疆法师,因为常年跟这些东西接触,有了抗性,又吃了一些解药。

明媚的海岸线

所以,他只是受了伤,并不会死。

他趁机左手用力一摇失魂铃,口里喊了一声,同时右手对着方川的胸口,猛地一推。

但是,方川哪里是他能推得动的?

他这一推,方川纹丝不动,反而是他自己,被推了一个踉跄。

要不是方川把他抓住,他恐怕还要摔在地上。

不过,他却露出了冷笑:“嘿嘿,你以为我就只有这点本事?你看你身后!”

他话音还没说完,薛明就已经一下从花坛的后面冲过来,来到了方川背后。

薛明对方川这个仇人,自然是恨到了极点。

刚才要不是没有收到宋施杰的命令,他早就出来,要把方川撕成碎片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扬起利爪,就猛地抓向了方川。

方川不用回头,就知道薛明在后面,在做什么。

他嘴角一勾,一只手提着宋施杰,身体往前一冲,直接冲到了前方,避开了薛明的爪子。

“吼吼……”

薛明如同野兽一样,发出了咆哮声,对着方川,一阵猛抓。

刷刷刷——

只是一眨眼,就抓向了方川七八十下,每一下都凶猛异常,劲风噗噗直响。

只不过,他的速度虽然快,却也快不过方川。

他的身上虽然有尸毒,能够让人闻了之后,力量减弱,没有了战斗力。

可是,这也根本影响不了方川。

方川只是左腾右挪,脚步惬意,身形潇洒,让薛明的爪子完落空。

“怎么可能?”宋施杰被方川抓着,跟着方川的动作运动,劲风袭来,让他呼吸有些急促。

当他看到薛明的攻击,完落空的时候,脸色大变。

这可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攻击力非同小可,怎么可能,连方川一下都抓不到?

这个家伙,怎么就这么厉害?

他一脸匪夷所思!

而这个时候,薛明如同野兽一样,依靠本能,对着方川,又是一阵狂乱攻击,却也无果。

不过,他身上是苗疆奇妙的草药的药力,使得他的身体机能非常强大,体力也极端悠长。

所以,这么一阵狂轰乱炸,却也没有让他疲惫。

“宋老师,这就是你的杰作吗?”方川一边闪躲,一边淡淡一笑,不屑地看着宋施杰。

宋施杰眉头紧皱:“你……”

他本就是一个高傲的人,怎么能忍受方川这样的嘲讽。

他眼神一凛,跟着,拿起手中的失魂铃,有节奏地摇了几下。

顿时,正在疯狂攻击方川的薛明,忽然停下来,然后一转身,竟然直奔赛西施。

他的速度,真的太快了!

本来,他跟赛西施相隔大约有十多米,可是,他身形一蹿,几乎瞬间就能杀到赛西施的身前。

“啊!”赛西施本来还在担心方川,可突然就看到薛明向她扑了过来。

薛明的外表,看起来是一个正常人类。

可是,他的手爪,以及他身上的气息,却分明给人一种非人类的野兽的感觉。

赛西施顿时,被薛明身上的气息,吓得花容失色。

宋施杰这也是怒了,祸引东流,让赛西施承受他的怒火。

等薛明伤了赛西施,让方川心神大乱,那方川就再没有可能这么轻松的躲避薛明的攻击。

到时候,

方川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方川却将宋施杰提起来,用力地一下扔了过去。

啪——

宋施杰顿时成了一个武器,重重地砸在了薛明的身上。

咔擦一声,宋施杰的肋骨,被撞断了两根。

他发出一声惨烈的尖叫,浑身冷汗直冒,摔在地上,呕了一口血。

而薛明,也被宋施杰这一百多斤的身体一砸,也给砸得一个踉跄,几乎摔向一旁。

“吼吼——”

不过,他虽然吃痛,但还是丝毫没有停顿,一转身,继续向赛西施的脸抓了过去。

“你以为,我没有出手,就是因为我不是薛明的对手,我只会逃跑?”

方川一边说着,一边身形一动,脚步一踏,身如闪电,后发先至,眨眼到了薛明的身前。

他的手,一下按在薛明的胸膛,然后,以及掌心雷,猛地轰出来。

轰隆——

一声雷霆巨响,闪电从方川的手掌上汹涌而出,轰在薛明身上,立即把薛明轰飞十多米。

薛明身上,电光闪烁,胸膛爆炸,飞溅出乌黑的血液,重重地摔在地上,一时间起不来身。

随即,方川淡淡一笑,看着一脸惊讶的宋施杰:“是不是感觉很绝望?”

“你——”宋施杰紧张到了极点,“你怎么会道门的法术,而且,连法器都不用?”

方川淡淡一笑:“我一直都能,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随后,他又笑道:“我真的没想到,宋老师竟然是一个南疆法师,不知道,你认不认识田家?”

“南疆田家?”宋施杰一愣。

“不错。”方川点点头。

宋施杰不由大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就是那个,杀了田家许多法师,最后田家都不敢来找你的人?”

“现在知道,晚了!”方川嘴角一勾,往前踏了一步,“下辈子,多长点心吧。”

他说着,扬起了手掌!

头像

About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