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莓app打开

【 .】,精彩免费!

一切的变化都在瞬息之间。

陈义行动的速度很快,从掐灭烛火再到试图点燃新的鬼烛整个过程可以说一气呵成,不到三秒就能完成,然而再快的行动也抵挡不了异变的发生。

手中打火机上的火焰已经熄灭,他一只手还死死的捏着那根如死人肤色一般惨白的鬼烛。

伴随着淡淡的尸臭味,那阴冷的几乎要将人冻僵的寒意袭来,不断的刺激着陈义的感官,此刻他深深的明白,这是眼前的这只鬼正在对周围产生影响,而且这种冷根本就不是物理上的冷,因为陈义自身就是驭鬼者。

他的体温本身就很低,就算是待在冰库里他也不会有丝毫的不适。

而现在,陈义却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要结冰了。

可是周围的地面,乃至周围的环境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根本就没有结冰的迹象。

转过身来的郭凡麻木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那是一张真正的死人脸,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感觉向其他人证明着,这只是一具可以行走的尸体而已,和其他正常的人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陈义在短暂的惊悚过后却又立刻的反应过来,他眸子一缩,脚步猛的后退,同时大声喊道:“准备换人,”

“收到。”昏暗的周围传来了一个应答的声音。

安静少女居家情绪写真图片

这是总部安排的其他驭鬼者。

这次的引鬼计划非常的凶险,考虑到更换鬼烛的时候可能会出现问题,所以提前准备了人接应。

“完了。”听到这句话,前面的钟山脸色也是骤变,露出了惊骇之色。

他没有回头,不知道后面的情况,只知道这个时候陈义在更换鬼烛。

本以为可以顺利的完成第二根鬼烛的交接,可没想到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钟山这个时候猛然回头一看。

当即,眸子一缩。

他看见了身后的郭凡和陈义在一起,此刻陈义手中拿着还未点燃的鬼烛正准备撤走,可更加让他感到惊恐的是,在两个人的最后面,那五只动作一致,诡异而又可怕的鬼正直奔自己而来,无视了周围的一切。

“他娘的,陈义想害死我不成?”钟山此刻想要大骂。

因为他看见“郭凡”身上的鬼烛掐灭了,但是他手中的鬼烛还未掐灭,如今更换蜡烛出现了情况,他就顶替了郭凡的作用,成为了鬼的“路标”。

“绝不能死在这里。”

钟山眼睁睁的看着鬼走向自己,他明白手中的鬼烛不能继续燃烧下去了,不然十秒过后他很有可能就会被杀死。

毕竟按计划引路人是郭凡才对。

只有他才能完美的抵挡鬼的袭击,顺利的走完这一条路。

谁知道这家伙上来就出了情况,否则的话根本就不会弄的这样糟糕。

当即,钟山看着手中仅剩不多的白色蜡烛准备将其吹灭。

“不行,现在还不能吹灭鬼烛,这个时候把鬼烛吹灭了,鬼就彻底的失控了。”陈义留意到了钟山的情况,此刻急忙吼道。

“我可顶不住这种级别的鬼袭击,继续让鬼烛燃烧就等于让我送死。”钟山急声道;“而且就算是我死撑着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局势已经失控了,应该明白……小心。”

他的话还未说完,突然语气一变带着几分惊惶之色。

正在快速退回来的陈义这个时候身体猛地一滞,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一只没有任何温度的僵硬手掌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

尸体上传来的寒意隔着衣服传到皮肤上,陈义这一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完全失去了控制,像是也沦为了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连自身的意识和思维都要在这一刻消失。

郭凡的鬼在这一刻袭击了陈义。

至于这只鬼的杀人规律是什么,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了。

因为鬼已经开始动手了。

“该死的。”陈义心中惊怒。

他身体略显松弛的皮肤蠕动,宛如老旧的破布一般,上面斑斑点点,黑一块,青一块,像是瘀伤,又像是腐烂留下的痕迹,但是更多的却是那永远没有办法褪去的尸斑。

这一刻,陈义毫无不犹豫动用了自身鬼的能力。

在和鬼接触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差点被杀了,要不是自身是驭鬼者,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根本不可能还活着。

可是现在他即便没有死,也很不好受。

陈义身上的皮肤蠕动的幅度越来越大了,他皮肤之下好像是附着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蠕动之际手脚的轮廓,和人脸五官的轮廓清晰的在皮肤下显露出来。

实际上,这皮肤并不是他自己的。

不,确切的说,陈义身体上绝大部分的皮肤都不是自己的,而是一只鬼。

鬼皮陈义。

这是他的代号。

随着身上的人皮不断的蠕动着,陈义感觉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那股阴冷的感觉也在迅速的退去。

可是那只僵硬如死人一般的手掌依然牢牢的抓着他的胳膊。

“啊!”

陈义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忍不住痛苦的哀嚎起来。

鬼皮抵挡郭凡的鬼袭击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几乎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他身上的皮肤开始迅速的变的黯淡,死灰,布满尸斑,鬼皮进一步侵蚀了陈义身体,他感觉自己的皮肤正在被一点点的撕裂。

这种被厉鬼侵蚀的痛苦宛如一个人从里到外,活生生的剥下自己的皮肤一样。

但惨重的代价并没有换来安全,要是在平常时候,陈义身上的鬼皮和厉鬼接触的一瞬间就可以让厉鬼暂时的离开,不再被袭击。

可是现在。

郭凡放出来的鬼还是抓着他不放,鬼皮这种程度根本无法和其对抗。

只要继续下去的话,陈义很快就会死于厉鬼复苏。

没有任何的希望。

然而被郭凡的鬼袭击只是他要面临的其中一个危机而已。

在陈义拼命抵抗的同时,身后的五只鬼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不知道是他正在被袭击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五只鬼在来到陈义的身边之后并未再次袭击他,而是朝着钟山走去。

谁也无法想象,当这五只鬼的目标选择了身为驭鬼者的钟山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但绝对不是好事。

“咔,咔,咔,”宛如骨头扭断的声音响起。

抓着陈义胳膊的鬼此刻也被鬼烛给吸引了,身体如机械一般麻木的转动了半圈,那腰部的脊椎像是断裂了一半几乎将身体直接调转了半圈,最后才将那张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死人脸朝向了钟山的位置。

被这鬼盯看的瞬间,钟山就感到一阵惊悚。

这一刻,他甚至觉得郭凡从灵位相片当中放出的鬼危险程度比鬼画中走出的鬼还要可怕。

“呼!”

紧接着钟山没有任何的犹豫吹灭了手中那残留的鬼烛,他不敢再迟疑了。

至此。

之前几乎已经成功实施的引鬼计划几乎可以宣告着失败了,两根鬼烛全部都熄灭了,就算是之后再有鬼烛点燃肯定也没有办法如之前一样顺利的引着鬼前进了。

就在这里的计划失败的时候。

另外一处未知的鬼域内。

李军等人在长时间的奔逃,和一次次的和鬼对抗的过程之中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东西了。

纵然还未到厉鬼复苏的边缘,可如果还找不到脱身离开的方法话,这一队人团灭在这个鬼域世界里的黄岗村几乎是一定的。

而且随着鬼画的侵蚀,这个黄岗村内留给他们可以暂时停留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

“最后一栋房屋了,我们又回到了村头。”队伍当中的苏凡微微喘着气,他手掌紧紧的握着手机,脸色十分的难看。

在村子当中转了一圈,几次险象环生之后众人再次来到了刚刚进村的地方。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栋砖瓦结构的老旧房屋。

房屋的大门敞开,里面昏暗一片,透过那昏暗的大堂可以隐约看见那大堂的房梁之上系着一根老旧的草绳,草绳之上悬挂着一具尸体。

那尸体背对着大门在半空之中微微摇曳着,透露出难以想象的诡异和恐怖。

毫无疑问,这最后一栋还未进去过的房屋里是存在鬼的。

现在他们面临了一个艰难的选择。

“现在什么时间。”李军浑身散发出焦臭的问道,宛如一具烧焦了的尸体,声音都变的十分的嘶哑。

“距离下次约定的开门时间还有三分钟。”

一直留意时间的柳三那蜡黄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急迫之色,平静的有些另类。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那栋房子还没有被鬼画侵蚀,而且那里还存在门,其他地方已经走不通了,这动鬼宅必须闯闯,不然我们肯定要死在鬼画里面,当然如果碰到鬼差了的话我们也有很大的概率被鬼差杀死,鬼差虽然不会杀死落单的人,可别忘记了这东西还能重启。”

一个叫徐一平的驭鬼者压着声音道。

李军脸色凝重的环顾四周。

天空上飘荡着灰蒙蒙的东西,像是纸灰,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身边。

路面上散落的画像越来越多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这些画像是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好像来之前

就已经在这里了,之前只是没有发现。

而且画像上展现出来的东西也越发的诡异了,有扭曲的黑影,有冰冷的尸体,有可怕的鬼像……

每一幅画似乎都代表着一只鬼。

数量多的让人感到绝望。

黑暗的鬼宅,灰蒙蒙的马路。

一黑一白两个世界构建成了这个村子的一切。

他们这几个人挣扎活到现在的人就犹如徘徊在地狱入口的亡魂已经做好了进入地狱的准备。

唯一的区别就在于葬身在哪个地狱当中。

存活的机会虽然有,但很小,而且还是唯一的。

头像

About the author